神经病苑

出全职精装版啦!!!
这里有一套全职精装版1—13,想转手。
保证十成新!甚至没舍得翻…【小声bb】
没有周边!我不会定价所以价格咱自己谈!可单卖!
【敲黑板】
家里已经有一套普通版了而且最近淡圈…
总而言之!
实在交♂易,救救孩子,
你,心动了吗?x

随笔.【2018.4.25】

幕后还是台前?
或许真的能从一件事思考到今后几十年的去向。
我是虚荣的,
但我不敢。
不敢。
是那次的阴影一直不散吗?
或是心中的梦魇所致。
我的能力适合幕后,
但人之常情,难以避免。
我渴望赞扬,
但我不敢台前。
不敢台前。

随笔.【2018.4.11】

很多瞬间是连文字都描述不了的。
一幕绝美的景,一刹那的心情。
或许不是所谓格式化的“词不达意”,
而是受那情绪、景象本身所致。
文字灵动,
说到底也还是将抽象化为形象,
叙于纸上。
比如看各位先生的文章,
一篇,叙述一件事,
然而你却不一定能理解文后字末的寓意,
因为文是人写的,
而看文的人却再也不会与作者相同。
那一瞬间也如此,
比抽象更甚,
是为“朦胧”。
因为是一片青烟薄雾,一件羽裳纱衣,
又恰好一阵风,
吹得散了,
却未尽,
之所以写不出,
乃是看不清,
朦胧中,
便也作罢。

随笔.【2018.4.10】

所谓相逢,等到。
如那年落花时节的青衫,
似林边桌前相伴的白月,
多么美好的字眼。
曾初见于偶然,
也惊鸿于一瞥,
此为相。
而山海缀于星空,黑暗隐于白昼,
又枫林藏于雪景,初绽匿于蝉鸣。
日月星河,斗转星移。
无数年头后,
偶然,偶然,
转身带起万千流萤,
飘带飞舞,百转千回,
你还在那里。
就像你说过的那样,
像我印象中的模样,
你手提老酒,
似乎走过岁月悠悠,
自那之后,
我们还是老友。
刹那间我想到了之前,
想到那之后,
直到现在。
你知道吗?
我等啊等,
还好有个词叫等到,
你终是到了。

随笔.【2018.4.2】

总是会突然想起完全不沾边的事。
知道那个消息的时候,到底为什么这么平静呢?
十二年,十二年。
仿佛因为一个意料之外的小巧合就画上了句号。
句号是一个空心圆,一句话在此结束,但我想它并不等于终了。
一个圆啊一个圆,我探头向圈内望去,那是圆桃酥,姥姥家圆口的瓷杯子,天上圆圆的太阳,空中绽放成圆球的烟花,还有我,还有她。
那是好长的一段岁月,我们还能在一起的一段岁月。
我好玩,总喜欢拿饼干逗得她满院子跑。
后来我才知道她比我还大。
于是我现在在想在她满院子蹿的时候,是不是会有独属于老年的痛苦,是不是我的无理取闹,让命运夺走了她。
因为我那时真的太喜欢她了。
要是那个时候知道她会无缘无故没有先兆地在异地逝去,我就强行把她抱回来了。
要是我没有那么小孩子就好了。
要是我小时候对她好一点就好了。
我是这样想的。

随笔.【2018.2.10】

经常能看到唐代大佬的诗句。
美得不可方物,叹为人间绝句,
仿佛世间一切清风明月,所有谈笑风生,
都伴随着一句句世上最美的文字,涌入心胸,刻进脑海。
而事实上,
它们就代表我心中的大唐盛世,
所谓国泰民安,诗情画意,
仿佛连这偌大长安城的烟柳都是因文采而起。
我能从诗中窥到那个遥远而又美好的唐朝,期盼着,期盼着,可在花前月下与太白同酌,能在落花时节与子美相见。
中华五千年,幸能心怀大唐,执着向前。

一只关于梦的征文【2018.2.6】

看到过梦吗?
是夜空中的繁星,蕴藏孤独而漫长的执着;是燃放前的火药,拥有绽放成烟花的力量;是花枝上的绿芽,包含萌发出奇迹的可能;是溪流下的青石,见证每一次坚强的成长。
那,看到过校园中的梦吗?
清晨的那缕阳光,它看到过。
是校门前的脚步,匆忙却坚定,一步一个脚印,踏踏实实地走向未来;是肩上的书包,沉重而熟悉,满载寒窗所得,为明天的美好铺设道路。
窗前的那簇绿叶,它看到过。
是一双双专注的眼睛,似淡墨般清纯,急切地将一切尽收眼底,刻进心中;是一个个挺拔的身姿,如白杨般稚嫩,却已经承担着十几年学识的重量,把握着之后几十年的人生。
书中的那枚书签,它看到过。
是熟练地在文字之中游走的笔尖,记录着奋斗的痕迹,留下时间都带不走的收获;是轻巧地在书页之中跳跃的指尖,缓缓拂过每一页,仿佛在书中找寻着流年的步伐。
门口的那棵老树,它看到过。
是春季花旁热火朝天的讨论,是酷夏树荫下的热切询问,是秋日午后一个人的沉思,是冬天雪上留下的一串脚印。
它看到的,是四季,更是无论春秋冬夏,一往不变的梦。
它们看到的,是你,这个少年一如既往的,对梦的追求。
我知道的,少年。
你的梦,以及它终会变成现实。
你从未向他人言说,但是我却知道了。从你的眼神中,透露出了你心之所想。
所谓想,一“心”一“相”,大约就是你的眼神中,我看到了“心”,我知道了,你心中有梦,因而眼神如此坚定不移。而那“相”,是相信,相信自己的努力终不会负了自己,我因此可以断定,你的相信是对的,你的梦终会实现。
我看到了,少年。
你念着“淡妆浓抹总相宜”时,那杭州的小船,正在如画般雾气缭绕的西湖水面上悠然划出一道水痕;你背着“London”时,大本钟的钟声在远方响起,“London eye”载着旅客在半空中缓缓转动。
你赶在太阳之前起床时,太平洋彼岸的海鸥正振翅飞过城市上空;你夜晚踏着星光归家时,北极上空弥散着的美丽极光,像极了你丰富多彩的未来。
你知道这些的存在,并渴望身临其境,但是少年你别着急,你有梦,当你在这个让你收获颇丰的校园里,为梦而努力,向你的未来稳步前进时,那些你感觉从来不会看到的景色,那些你觉得终生都到不了的远方,正一步一步向你走来。
就在这个校园里,就在梦的鼓舞下,就在少年们踏实的脚步,坚毅的眼神,以及心怀对未来的希望中,一切声响都寂静下去,一切阴霾皆四散消无,一切光,一切来自明天的美好,都聚拢在他们——这群校园中的少年身上。

随笔.【2017.12.11】

致,十年后的我:
我希望你的初心不改,
爱书如命,
踏遍山海;
我希望你的气质沉静,
穿过淤泥,
重归莲清;
我希望你的善意仍存,
如若微风,
如影随形;
我希望你的道路漫长,
通往远方,
充满奇迹。